关于巴勒斯坦解放和近期事件的立场声明

跨儿学术小组 Trans in Academia! × One Among Us 关于巴勒斯坦解放和近期事件的立场声明 #

2024年6月12日凌晨,荷兰警方以「企图谋杀(Attempted Manslaughter)」罪,将跨性别活动人士 Simone 从家中逮捕。逮捕时,警方切断了 Simone 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使她无法与家人和朋友联络。此前,Simone 曾于5月8日参与抗议,反对阿姆斯特丹大学(Amsterdam University)和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Vrije University Amsterdam)与以色列军队进行不透明合作,被防暴警察殴打至昏厥,并留下多处伤口。

警方逮捕 Simone 后,非法没收了她的手机和 iPad,并强迫她告知警方自己设备的密码。听证会上,检察官撤销了「企图谋杀」的指控,否认强迫查看她的电子设备,改为指控她犯下了「公共暴力罪」(违反荷兰刑法第 141 条)。法院准予 Simone 获保释,条件是不参加任何抗议或犯罪活动。Simone 现在已安全地回到家中。1 2 3

跨儿学术小组 Trans in Academia! 强烈谴责荷兰警方对 Simone 采取的暴力行径,对跨儿的压迫,对和平抗议的镇压,及其对以色列殖民统治的包庇。 作为跨儿和学者,我们深知,有关社会正义的知识生产,不可能与警察、监禁、国家暴力系统共存,更不可能和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压迫共存。荷兰警方的所做所为再次应证,当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失效的时候,镇压国家机器就会接管一切。而那些被国家允诺的自由与权利,也将不复存在。4 自由主义的「『公民社会』幻想,从未在殖民主义和警察暴力的框架以外存在过。」 5

在以色列完全无视联合国的停火决议向曾经的「安全区」拉法(Rafah)进军之际,在以色列使无数身处巴勒斯坦的同类们和孩子们死于炮火之际,在这个骄傲月,我们呼吁跨儿社群的大家,关注巴勒斯坦,关注以色列正在进行的殖民主义暴力,不要被以色列的粉红清洗(Pinkwashing)政治宣传所蒙蔽。


以色列并非一个 LGBTQ+ 友好的国家。以色列广泛使用性骚扰和性侵犯等手段,对巴勒斯坦人进行折磨 6;这包括对酷儿巴勒斯坦人的敲诈勒索。一名前以色列情报部门成员透露,在训练中,他们被教导要无视巴勒斯坦人的隐私,并为以色列国家利益操纵他们的个人生活。 7 此外,Sarah Schulman 曾解释道,「总体而言,以色列是一个极端恐同的社会。宗教原教旨主义者的主导地位、性别歧视以及家庭和家庭压迫的紧密关系,使得 LGBT 人群的生活非常困难。」 8 正因如此,以色列的恐同恐跨者才能将以色列对酷儿群体的包容塑造为一种恩赐。如 Saffo Papantonopoulou 所阐述的那样,「在犹太复国主义的感恩经济下,跨性别主体永远欠资本主义和西方的恩情,感谢他们允许她存在。在这种意识形态下,为跨性别主体划定的适当空间,本质上是一个局限于自豪游行和同性恋酒吧的去政治化空间,而不是反帝国或反殖民项目的前线。因此,酷儿恐惧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可以将其种族主义殖民恐惧和酷儿恐惧的礼物,传递给跨性别主体……我应该感到脆弱、害怕和被攻击,以便我可以将这种死亡的礼物,传递给所谓恐同恐跨的巴勒斯坦人。」9

当性少数权益成为恩赐和公关策略,它便可随时被撤回。在巴勒斯坦的酷儿和跨儿们被导弹不加区分地杀死时,以色列对酷儿的所谓宽容,从来和巴勒斯坦的酷儿们无关。酷儿巴勒斯坦人,像所有巴勒斯坦人一样,生活在一个将他们视为人口威胁、犹太国家的障碍的国家的控制之下。以色列的「包容」,是建立在无数遭受以色列殖民统治的同类们的创痛和尸骸之上的。 这种宣传的核心目的,便是为以色列的殖民军事政策辩护。10

「巴勒斯坦人恐同恐跨」这一话语的塑造,也完全忽略了巴勒斯坦持续遭受的殖民暴力,忽略了巴勒斯坦是如何在近几十年来,一直处于文化和种族灭绝的恐惧之下生存的。《粉红清洗》一文中指出,「几十年来,犹太复国主义者否定并攻击巴勒斯坦文化和身份,将其视为不存在、不重要或具有威胁性的事物,使得整个巴勒斯坦社会对其认为的传统和文化,变得非常狂热。」11 实存于巴勒斯坦的恐同恐跨氛围,是由以犹太复国主义者对巴勒斯坦人的持续暴力及由此产生的不安全感驱动的。呼吁「解放巴勒斯坦」,并非意味着要全盘接受巴勒斯坦的恐同恐跨实践。反而,这意味着我们不仅需要考察「恐同恐跨压迫」的不同表现形式,还需要考察使得这些压迫得以存续的可能性条件。只有当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殖民占领停止,只有当巴勒斯坦不再长期处在安全威胁之下,巴勒斯坦的酷儿和跨儿解放才能成为可能。

一个月前,TiA! 发布了「巴勒斯坦和跨儿解放」文献列表,旨在为更多人提供与巴勒斯坦解放相关的学术资源。现在,我们已经翻译了该文献列表中的部分文章,各位可以移步 https://lib.oau.edu.kg/docs/palestine/ 查看。


  1. Michelle (@Michelle_Z2023), “An individual can’t be arrested for standing against genocide and university’s dirty dealings!…” Twitter, 13 Jun. 2024, https://twitter.com/michelle_z2023/status/1801361686278115803↩︎

  2. Emma (@emma20131621), “更新:Simone已经通过她的委派律师与我联系上,其于6.12早上被警方暴力从家中带走,至今一直被拒绝与我联系。…” Twitter, 13 Jun. 2024, https://twitter.com/emma20131621/status/1801246370918994237↩︎

  3. Trans Rights China (@transrights_cn), “Attention!!!!!! Transgender pro-Palestine protester charged with attempted manslaughter!!!!!!…” Twitter, 13 Jun. 2024, https://twitter.com/transrights_cn/status/1801280517809328273↩︎

  4. Michelle (@Michelle_Z2023), ibid. ↩︎

  5. Englightening. “发生在高等教育机构中的逮捕最直接地说明了跨国正义在全球北方的政治容忍度有多么低…….” 豆瓣, 23 Apr. 2024. ↩︎

  6. Nassar, Tamara. “Palestinian Child Says He Was Raped by Israeli Interrogator.” The Electronic Intifada, 19 Feb. 2021, https://electronicintifada.net/blogs/tamara-nassar/palestinian-child-says-he-was-raped-israeli-interrogator↩︎

  7. “‘Any Palestinian Is Exposed to Monitoring by the Israeli Big Brother.’” The Guardian, 12 Sept. 2014.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4/sep/12/israeli-intelligence-unit-testimonies↩︎

  8. Schulman, Sarah. “A Documentary Guide to ‘Brand Israel’ and the Art of Pinkwashing.” Mondoweiss, 30 Nov. 2011, https://mondoweiss.net/2011/11/a-documentary-guide-to-brand-israel-and-the-art-of-pinkwashing/↩︎

  9. Papantonopoulou, Saffo. “‘Even a Freak Like You Would Be Safe in Tel Aviv’: Transgender Subjects, Wounded Attachments, and the Zionist Economy of Gratitude.” Women’s Studies Quarterly, vol. 42, no. 1/2, 2014, pp. 278–93. ↩︎

  10. Decolonize Palestine. “粉红清洗.” Trans in Academia! 文章资料库, https://lib.oau.edu.kg/docs/palestine/2_pinkwashing/. Accessed 17 June 2024. ↩︎

  11. Decolonize Palestine. ibid. ↩︎


Copyright © 2023 by Trans in Academia!
Licensed under CC BY-NC 4.0
Designed by hugo-book, powered by Hugo.